亦来 Talk-CR 委员竞选专题 ▏亦来云社区自治的思考

官方新闻

“亦来 Talk-CR 委员竞选”专题分享活动已经进展到第二期,我们将持续邀请 CR 委员参选者做客亦来 Talk与大家进行交流。带大家认识各位竞选委员、了解他们的规划、以及对于亦来云的发展建议等,我们也真诚的邀请大家为他们投出您宝贵的一票。

2020年2月28日的”亦来 Talk-CR 委员竞选”专题分享活动邀请到了”dingning(丁宁)”竞选委员的负责人丁宁先生与大家进行分享。

▶ 丁宁先生是亦来云中文社区的老成员,也是亦来云社区的早期贡献者,关于丁宁更多的个人履历,由丁宁先生亲自跟大家进行介绍。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毕业于福建教育学院,有过20年的教师生涯;2019年进入文化产业,是浙江好书福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创始成员之一;在区块链领域,从2015年起投资数字货币,对区块链发展充满好奇心;2018年参与 ELA 的投资,被亦来云的架构设计吸引,更感佩于陈榕老师20年的坚持,愿意在亦来云社区中学习成长。

▶ 随着 CR 的启动,亦来云社区自治开启了新的进程,请问您如何理解亦来云社区自治?

亦来云的愿景是打造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新一代互联网),将互联网纳入操作系统的统一管理之下,创造一个安全、可信又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环境,这是技术领域(生产力)的创新。亦来云通过 CRC 共识机制,打造一个社区成员共同管理的”网络共和国”,这是生产关系领域的变革。一旦这二方面协调发展,就是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表现,必然会推动社会的进步。

当然,CR 的建设需要全体社区成员的努力,区块链社区治理是一个全新课题,正如中国最初的改革开放,需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摸索前进。

▶ 社区治理是区块链项目发展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请问您认为当前区块链项目在社区治理方面有哪些困境?对亦来云社区治理有何启示?

从比特币诞生到今天,已经十年了,中本聪设计的这套基本的经济和政治构架经过十年的实验,大概已经可以证明了这套系统的技术和经济逻辑基本可行。接下来的十年面临的主要问题将是社区治理问题。比特币从 2017 年的分叉到 2018 年 BCH 的分叉,都是社区治理问题,反映了社区治理缺少内部治理机制。

2019年3 月 30 日,以太坊核心开发者 Lane Rettig 在推特上宣告:”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他认为,以太坊最终变成了一种技术寡头政治(Technocracy),由几个开发者决定协议将增减哪些提案。”可是,今天我们面对的越来越多挑战,都是非技术性的。核心开发者们其实并不想做这些决定,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也应该回避利益冲突,只想好好写代码。”在这些言论中,我们可以发现,以太坊的社区治理缺少一个能保证系统可以升级的机制。以太坊的社区有共识,但更需要有方向,需要有机制让这个系统不断升级。

伴随着 EOS 在18年的大热,超级节点及其代表的 DPoS 共识机制在18年也迎来了大规模的推广与应用,成为区块链行业的标志性事物之一。对于多数采用 DPoS 机制的公链而言,基于超级节点的社区治理都或多或少存在流程混乱、话语权集中或者消极不作为等问题,仍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与平衡。总的来看,DPoS 共识机制本身对权利集中化提供了诸多条件。

区块链社区治理模型应该反映的是一种建立在以区块链技术特性为内部驱动力的治理结构上。其治理的特点也应是和去中心化、开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等区块链特征相吻合的。庞大的社区意见不可能都一致的,所有区块链项目在长远地发展过程中总会遇到社区的内部治理问题,到头来还得寻找一套合理有序的内部治理机制。

之前 CRC 共识没有运作起来,社区内部意见分裂难以协调,正如比特币缺少内部治理机制,一有问题就闹分裂;现在 CRC 共识正在推进,社区内部意见分裂可以有序地协调,这正是一次难得的社区治理实践。

▶ 请问您认为区块链项目在社区治理机制方面有哪几部分是需要重点研究和考虑的?

社区自治中,民主生活有四个方面的要求: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其中,民主选举是社区成员参与社区自治的基础。要完善社区自治的机制,需要在这几个方面下功夫。

1. 民主选举。选举权是最基本的民主权利,是参与其它民主生活的的前提。这样的权利要保证充分,在技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普遍的直接选举与差额选举(竞选)是必要的。

2. 民主决策。区块链的发展需要方向,需要正确的决策。在民主决策方面需要有相关的制度保证。社区成员的反映制度、社区公示制度、专家咨询制度等是可行的选择。

3. 民主管理。这有助于调动社区成员参与社区建设积极性,有助于提高社区成员参与民主生活的能力。民主管理也需要一些渠道或制度实现。在社区成员充分选举的基础上,办事公开制度、代表汇报制度是必需的。

4. 民主监督。在社区自治中,这项内容体现的是社区成员的监督权(批评、建议、申诉、检举)。可以通过信访举报制度、代表联系群众制度、舆论监督制度等渠道实现。

不要试图测试人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区块链社区自治必然是要有一套合理的内部治理机制的,靠伟人、团队都是一段时间内的依赖,长远而言,还得落实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内部治理机制上。亦来云有过分裂,有过痛苦,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这样的机制去长远地推进。希望社区成员齐心协力,通过 CRC 共识机制进行一次社区自治的伟大实践!

▶ 若您成功竞选为 CR 委员,接下来您将着重于推进亦来云哪方面的发展?

亦来云的愿景是打造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新一代互联网),到如今,亦来云项目技术落地已经大体实现基础架构,成绩喜人!

亦来云项目在进步过程中,也还存在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生态相对凋零、币价低迷、社区人心涣散、ELA 的经济模型不清晰、1650万代币的历史遗留问题等影响了社区团结,阻碍资本与人才的进入。

目前亦来云项目的问题,有相互的因果关系——币价的低迷是生态凋零的直接原因;人心涣散又是币价与生态低迷的原因;ELA 的经济模型不清晰及1650万代币的历史遗留问题是造成社区人心涣散的原因。

因此,CR 正式开始运行之初需要解决1650万代币的历史遗留问题,在此基础上探寻ELA的经济模型(Token Economy)设计是正路。

▶ 对于如何激励亦来云社区参与项目的治理和贡献,请问您有何建议?

大多数区块链开发者忽视了 Token 设计的重要性,如何设计 Token 机制,某种程度上决定了项目的未来走向。

Token 的核心价值是为区块链建立一个激励机制,可以类比于生产关系中的生产资料占有关系和财富分配关系。由于 Token 代表平台的使用权,我们要用使用价值去估值,这是它和股票、债券最大的差别。Token 是区块链项目商业上成功的关键,必须用 Token 建立一套激励机制,然后分析这种激励机制以及相应的治理机制是不是可持续。

Token 设计实际上做的是在区块链上,把去中心化的商业设计成一个可以无限循环的游戏。所有参与者能持续地玩这个游戏,无限循环下去。亦来云 Token 设计要综合考虑矿工、技术开发人员、DPoS 超级节点维护者、投资者的利益。

▶ 请问您曾为亦来云做过哪些贡献?您在 CR 委员竞选方面有哪些优势?

没有什么贡献!因为对陈榕老师的理念坚信不移,在学习过程中,有感而发,留下了些许文字,希望彼此交流。

这些文章包括《亦来云面面观》(1-9)、《亦来云常见问题之思考》(1-36)、《中美5G之争的实质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协议标准之争》、《亦来云发展趋势的思考》、《亦来云发展道路曲折性的思考》、《跨链技术应该定位为未来互联网底层技术的中间件》、《从互联网重构的角度看微软的 DID 系统》、《公信宝危机下的思考》、《价值互联网需要传递数据正本(原件)》、《区块链的最大用处是构建一个新型互联网》、《拥有数据的前提是拥有程序》、《新一代互联网需要”共和国”式管理》、《构建新一代互联网是区块链项目系统落地的基本前提》等。

相关的信息可以到 ELAruolan 的公众号或者 CR 网站的个人空间寻找。

网站链接: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u/dingyining/activ…

不敢说优势,只是作为从亦来云项目成立一直陪伴至今的成员,坚信亦来云的设计理念具有前瞻性,矢志不移地为亦来云项目呐喊。

来源:CR先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