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竞选委员访谈 ▏Alex Shipp

官方新闻

在CR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亦来云社区治理将进入新阶段,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CR网站搭建基本成型,包括CR章程、建议、提案、CR论坛和CR周报等等板块内容。
CR委员竞选也在火热进行中,CR先锋资讯将会对竞选委员参选者的社区治理理念和以往经历持续关注,让社区成员可以充分了解候选人。所以,CR先锋资讯开启访谈栏目,对竞选委员参选者的竞选理念进行分享。

本期分享嘉宾:Alex Shipp亦来云基金会编辑、量子财富观共同作者、量子财富节点拥有者
下面是本次访谈的主要内容。
1、请您介绍一下个人的教育背景、从事行业以及兴趣爱好等
我在马里兰大学学习了金融和会计,专攻量化金融和数据分析。大学毕业后,我开始自行投资股票市场。在2017年,我所有的投资都大幅度升值,如:苹果,特斯拉,Facebook等。在我看来,无论好坏,目前的经济形势都代表着零和博弈:有一个赢家就会有一个输家,或更糟糕地是,有许多输家。我知道,大约有二十个有效管理的投资基金已经超过了指数,并且确定我自己所谓的最高业绩与股票的精明选择无关,而是与宏观经济形势的幸运巧合。我清醒地认识到一个真理:尽管我花了四年的时间在大学里学习,期间经历了很多变化,而且作为经济参与者花了十年半的时间,但我对财富,财富的特性以及创造一无所知。
出于好奇和关心,我开始去了解驱动市场的动力,经济指标以及我自己的偶然成功。在研究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了《Money Masters》,这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90年代纪录片永久性地改变了我的生活。在影片中,历史学家比尔·斯蒂尔(Bill Still)详细阐述了货币的历史,划定了货币的界限,并解释了货币创造,债务发行,中央银行以及此过程中经济周期基本原理的机制。纪录片改变了我对投资,经济自由和货币敏感性的看法,并引发了我内部的一次关键觉醒。从那时起,我对金融市场,衍生工具和法定货币的迷恋使我开始探索另类投资工具,财富形式和价值存储。接着,不久之后我就发现了比特币和奇妙的加密货币世界。
作为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我翻遍了该主题的所有可用资源,尤其是《中本聪之书》,从中我对比特币的基础技术和更细微的区块链复杂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从那时起,我开始在交易所进行投资,并在加密行业的各种电报社区中结交朋友。2018年2月,我参加了位于旧金山的NEO DevCon,在那里我与加密行业的爱好者进行了交流,其中许多人都是我在电报群上认识的。这次会议的经历让我满腔热血,并开始在初创企业进行文字创作工作。

我于2018年10月加入亦来云,此后我也身为亦来云基金会和Cyber Republic的一员,为重要的技术文档和对外公告做出了贡献。除了对这两个组织的贡献外,我还发表了关于亦来云的原创文章,标题为《 亦来云:在区块链背后》,该文章是我跟随亦来云基金会的核心团队在中国历史悠久的青海地区游览的同时详细介绍了历史背景,技术基础知识,项目的原则性愿景。
除了与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和曼哈顿基金一起合作外,我还合著了《量子财富时代》(The Era of Quantum Wealth),该书借鉴了量子力学的新兴原理,介绍了数字资产和区块链的不断发展的态势基于基础的基础架构(亦来云的核心),是数字时代增进和维护人权的组成部分。
我有着亦来云基金会海外团队工作经验,曾经多次访问亦来云基金会北京和上海办事处,与联合创始人韩锋一起在美国、中国、韩国和日本参加了一系列区块链活动,并在亦来云的DPoS共识中运行了量子财富超级节点,目前在Cyber Republic筹委会中担任海外社区的代表,我的知识体系和广泛的全球网络体系为我提供了独特的观点,使我成为了至关重要的领导者以及亦来云生态系统中的沟通者,加强东西方社区及其独特的文化背景,社会经济观点和代币学原理的沟通。

至于我在加密领域之外的兴趣,我非常喜欢网球,而且我经常打球。我也喜欢背包旅行不提前计划好酒店和行程的旅行,而是带背包,没有计划,没有智能手机的旅行。
“你的意思是没有blockfolio的生活?!?!”
我知道,不可预测。但是,有一个难题:存在和偶然性是人类体验中最深刻的内在快乐源泉;而微观管理和注意力分散是他们最大的障碍。尽管我对亦来云的自由主义和许多数字资产领域感到兴奋,但我坚定地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不是数字领域的存在者,人类旅程的深远意义要得到体会,在现实世界。数字基础架构可以支持和促进这种体验,但并不意味着要掌控它或定义它。
大学毕业后,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背包旅行了3个月,穿越埃及,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卢旺达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参观了金字塔,爬上了拉脱维亚山。乞力马扎罗山和火山,在丛林中寻找大猩猩,并在其村庄与非洲人民一起生活和学习。
当我21岁时,我还度过了这样一个暑假,在整个东欧地区玩21点游戏(计数卡),旅行,自发性以及学习,这些是很好的组合。

2、您是如何跟亦来云结缘以及您是如何理解亦来云这个项目?Chico Crypto向我介绍了亦来云,Chico Crypto是一位杰出的YouTuber,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对我的写作很了解。幸运地是,亦来云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理想,因此非常适合我。除了技术基础架构之外,亦来云是比特币价值主张的自然延伸:虽然比特币解决了金钱的双重支出问题,但亦来云解决了其余经济交易中的双重支出问题,也就是说,对于代币化资产,本地数字货币资产,诸如存储之类的本地数字服务以及数字领域中财产所有权和隐私权的经济权利。

3、您是如何理解CR以及CR对亦来云的意义?简而言之,CR是我们对可持续发展最有力的承诺。CR将人类带入了本来就僵硬的冷酷系统。正如陈榕在许多场合如此强调,”去中心”一词已被使用,滥用和扭曲,以至于它几乎没有保留任何意义。为了维持真正的”去中心”——即避免让我们生态系统中的任何个人或实体积累足够的权力和资源来控制和指导权力——多维共识机制无疑是必要的。
但是,就比特币而言,如果小型开发人员团队网络控制核心代码,或者90%的节点都在AWS上运行,则功能将保持集中化,尽管以更微妙的方式进行。CR是亦来云社区塑造和指导亦来云生态系统增长的机制,它是代表亦来云基金会分布式团队网络(他们都为建立生态系统而孜孜不倦地努力)的一次深刻而无私的努力。放弃它,并按照社区的期望提供服务来塑造它,而我想成为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4、您曾经在亦来云社区做过哪些事情或者贡献?除了担任亦来云基金会的作家,CR筹委会成员,《量子财富时代》的合著者以及”量子财富超级节点”的前所有者之外,我还制作了一些我的个人作品与亦来云社区共享。您可以在以下链接中阅读它们:

区块链背后的亦来云-2019年9月24日

https://medium.com/@ashipp37/亦来云-behind-the-blockchain-21a21d183361

重温亦来云代币经济-2020年3月2日,*文章文档将附在文末

https://medium.com/@ashipp37/亦来云-ecosystem-tokenomics-revisited-80dc2ef9f77d
最后,在CR筹委会我制定了第157号提案:CRC通信的透明性。我每周都会汇总CR筹委会电话会议的结果,以使社区完全透明。

5、您的CR的竞选宣言和主要竞选主张是什么?我的竞选宣言是,我们需要在实现以下三个目标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1)有意识的战略营销:应从战略上选择营销策略,以针对在当前状态下为生态系统发展做出贡献的个人和组织为目标。换句话说,时机和实用主义都是至关重要的。目前,正在大力推动构建强大的dApp,并吸引尽可能多的用户在其中构建内容。首先,为了有效地进行市场营销,我们需要制定强有力的指标,尤其是定义和衡量客户获取成本(CAC)。在区块链领域,CAC异常高,因为主流互联网用户并不习惯构成现有亦来云社区的先驱者和早期采用者从内到外都了解的新兴基础架构和工具。直接向潜在用户进行营销的情况很可能在我们的生态系统盛行之前就破坏了我们的现有资源。 因此,我们的注意力应放在当下,并将重点放在具有高影响力的个人上,这些个人将通过铺设下一层基础设施为我们的生态系统增加价值。尽管这确实涉及到dApp的开发,但它还涉及在我们的框架层中增强技术,并增强我们的外围技术的关键要素,例如ETH侧链。Hyperconnect团队所做的工作是前者的象征,而ETH工作组则是后者的象征。同样,继续增强亦来云学院和亦来云开发人员门户网站将使我们的生态系统对才华横溢的成熟开发人员更具吸引力。随着我们强大开发人员的帮助下继续构建生态系统,我们可以开始使用针对最终用户的更常规的营销策略。在不久的将来,CR Regions将极大地帮助我们提供切合实际的途径,以吸引可能对参与亦来云感兴趣的技术爱好者,游戏玩家等。尽管这可能不是一个流行的说法,但我相信有效地为CR Regions社区提供种子要比在时代广场的主屏幕上重新显示亦来云Logo更有效。
(2)有力的代币经济调整:我已经在我的文章《 重温亦来云生态系统代币经济 》中提出了拟议的代币经济修改。
(3)社区团结:为了发展我们的技术,扩大我们的社区并最终扩大我们的用户群,我们需要作为一个团结一致的亦来云社区向区块链空间和整个世界展示自己。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打破西方与东方之间的壁垒,找到协同作用和共生关系。我将在问题(9)中更详细地解释这一倡议。
6、您认为自己在CR委员竞选上有哪些优势?我的主要优势是我广泛的网络以及我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积累的丰富经验。总结一下:

我在EF工作了1.5年,每天与团队负责人Clarence Liu,Donnie Bullers和Zach Warsavage一起工作。
我已经多次访问过EF在上海和北京的办事处,并认识了EF的所有开发团队和团队负责人,包括李恒、于舒楠,本杰明·皮埃特,牛靖宇,程豪等。和他们都是好朋友,我很高兴能花时间向他们学习和分享。
我与陈榕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我们为期一周的青海团队建设之旅中。
我在MIT和韩锋、UPenn以及在东京,首尔和厦门的活动上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编写书并讨论了亦来云和加密领域。
我曾在北京,上海和线上与苏翼鹏、朱凤和张烽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与他们在CR筹委会期间讨论了关键的生态系统问题。

我希望社区能够重视我在亦来云生态系统中积累的经验和建立的网络。我相信这将使我在支持下优化CR委员会。

7、若成功竞选CR委员,您将着重推进哪些社区工作以及亦来云的发展建设呢?我们拥有的最重要的社区是CR Regions中的社区。特别是菲律宾地区非常活跃和积极。在香港,Bitwork也很不错。同时,我们在新加坡,印度和其他地方看到了重大进展。通过为这些社区提供种子,指导它们并通过CRC逐步提供资金,我们将能够形成一个真正的全球社区开发商,技术爱好者和游戏玩家,这些人将成为我们技术的早期采用者。这些社区代表了现实中触手可及的首要人口。我想从CR Regions开始,因为现在瞄准主流市场-特别是在海外地区-就像在夜里盲目射击一样。换句话说,客户获取成本(CAC)对于任何项目都无法管理,而且,正如我上面提到的那样,这种努力将使我们的资金来源耗尽很久,而之后它们才能为用户填充我们的生态系统。

8、若成为CR委员,您计划如何与社区进行沟通?如何更好的为社区服务?在CR筹委会中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我可以看到Twitter是用于沟通有价值的工具,并且我将继续频繁使用它。我鼓励任何想联系我的人在Twitter上关注@AlexShippELA,以联系到我。至于表达对更复杂问题的看法,我将继续使用Medium发布学术性文章和其他文章,以使社区尽可能了解最新情况。 毋庸置疑,与社区的沟通必须至关重要。重要的是它要井井有条,而且要省时。因此,与一对一直接消息传递相比,我更喜欢AMA和CR Blog。对于想讨论建议和提议的个人和团队,安排会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出于这个原因,我写了一份提案,每周报告一次来自CR筹委会电话会议的会议纪要:透明很重要,但不应以牺牲生产力为代价。 对于希望为社区进一步参与提供机会的所有理事会成员,我建议加入对话并就亦来云电报群主聊天和微信小组发表意见。在这里,每个成员都可以看到理事会成员的回应,因此社区成员无需重复陈述或多次解决类似的关注和问题。总而言之,它与直接消息对话一样透明,但效率却成倍增长。自从在CR筹委会任职的第一天起,我就与亦来云电报群主和微信小组中的社区成员进行了交谈,并且我将继续这样做。

9、如果成为CR委员,对CR会有哪些期许?我最大的期望是,所有理事会成员都应探索合作追求和一般合作中的协同增效和共生的机会,特别是与中西社区之间的合作。在我1月1日对Amos进行的Chill Zone采访中,我详细讨论了我们作为一个全球社区在语言障碍,分裂性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文化差异方面所面临的挑战。只要我们的社区仍然支离破碎,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应尽一切努力缩小差距。也就是说,要想被视为正确并打败对方,而不是从他或她的角度学习并最终达成共识并达到更高的真理水平,将会使这个项目失败和其他任何东西一样。随着由区块链驱动的新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不断涌现-其中包括Blockstack和Polkadot-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团结为一个社区,并在我们的生态系统中创造积极的消息,There is zero space for drama。

我已经几次拜访了亦来云的两个办公室,并与一些中文社区成员度过了一段时间,我可以说每个人都希望这个项目能做到最好。将来,如果我在中国,或亦来云社区成员所在的亚洲任何地方。为此,我计划在可能的情况下与该社区进一步进行面对面的联系。但随着最近的冠状病毒爆发,我不能保证下次会去什么时候。同时,通过微信建立牢固的关系是最好的开始。
一旦成立首届CR委员会,建立中西方理事会成员之间的基本联系将变得容易。最重要的是,要真正地努力理解彼此的观点,背景,生活经验和文化,而不是简单地建立业务关系。如果不恰当地将彼此的观点具体化,并试图通过彼此的生活视角来理解它们,我们将无法弥合目前使我们分离的文化鸿沟。我们需要结交朋友和家人,而不仅仅是业务合作伙伴。

10、你还有什么想对社区说的吗?
我想传达的信息对全世界的所有人都很重要,但它与2020年初的亦来云社区特别相关。在我看来,亦来云具有最广为人知的技术知识,并且让社区参与区块链领域。是的,我们希望得到成长;是的,我们希望吸引更多的用户,更多的开发人员以及更多的关注。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是黎明前的感觉:孤独,不安和不确定。西方有一个著名的表达:
“It is lonely at the top.” (高处不胜寒)
就是说,很少有人既有发现机会的内在意识,又有采取行动的必要勇气。当您发现自己一个人在旅途中时,您可能会说自己与人相处融洽。我们每个人都已经认识到了催化潜力的区块链技术及其在亦来云生态系统中的应用,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我们的集体意识。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宝贵的财务资源来进行勘探,从而勇于发挥自己的意识。我们每个人都在庞大的全球人口中布局了一条独特的道路,并大体上顺应了其媒体和公众人物的方向。
随着世界被跨国公司的利益所吞没,政府也变得越来越强大,通过公共教育制度有意识地将个人塑造成听话的员工,这使我们灌输了自我限制的信念。
同时,区块链行业正在发展中并且为创新做好了准备。您不必成为沧海一粟,也不必笃定自己很渺小。通过成为该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走出这个舒适圈。如果您发现”问题”,或者您认为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请不要陷入指责和消极情绪的坏习惯。
如果您在此生态系统中看到”问题”,请重新构造它:这将是一个”机会”。您可以提出建议;您可以定位自己;您可以组织一个团队;您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您可以开展业务;您可以提供独特的服务;您可以赋予价值;并且得到回报。正如莫罕达斯.甘地所说的:
“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要想改变世界,就先改变自己。)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确实需要强大的开发人员,我们之中不是所有人都会编写代码,我对Python,C +或Java一窍不通。但是话又说回来,很多技术型人才都不是伟大的商人,或者也不总是伟大的领导者,图形设计师,营销人员或传播者。当然,这个行业是由技术驱动的,但是不要因为这个而错失在我们面前的大量机会;只要记住,机会是自己创造的,而不是别人给予的。
总而言之,辨别出亦来云生态系统面临的问题,并思考您的技能。您所创造的、所带领的将会带给你惊喜,以及带给亦来云的生态系统。
感谢Alex接受我们的访谈,最后附上Alex所著的文章《 重温亦来云生态系统代币经济 》。

来源:CR先锋资讯